张艺谋《长城》就是个悖论,正如我们其他人。

2019-10-18 15:36栏目:影评影视
TAG:

张艺谋是个卖面包的
我们是吃着面包谈着理想的观众

张艺谋执导,马特·达蒙、景甜、刘德华、鹿晗、林更新、王俊凯等共同主演的中美合拍电影《长城》首周末3天的票房轻松过4亿,冲击5亿关口。与此同时,《长城》引发的争议在社交平台上猛烈发酵,不喜欢这部电影的观众狠拍板砖,怒斥这是一部烂片,宣告张艺谋的艺术生涯就此玩完;喜欢的观众认为这是标准的“爆米花电影”,各种细节还挺嗨。张艺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感慨中国观众的标准太严苛,但也表示已经习惯“板砖”,仍有自信。

《长城》并非一部纯粹的电影,因为它是一个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成长的头号导演对畸形的内地电影市场的一次别扭的商业探索,是和好莱坞合作打造的电影重工业产品,也可以理解为“跟洋鬼子、权贵相勾搭的圈钱之作”。受到批评是一定的。另外,不批评张艺谋和他的大片会让我们很多人手痒心躁,甚至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国师”刻薄点似乎就政治不正确。因为这大导演姿态低,老跟政府走得近。

争议不断票房夺冠

要真拍个中国人现在喜欢的故事又能博取口碑,大可以把姿态抬高迎合舆论和品味。中国人特别喜欢那种“反思人性”“抨击体制”“离经叛道”“嘲讽族群劣根性”的姿态,人物有韩寒李承鹏这种代表,作品上前有《鬼子来了》《让子弹飞》,最近好像《驴得水》也被人赋予了很多这种赞誉。

《长城》于12月16日公映之后,烧烫了12月的电影市场。该片的首日票房轻松迈过1.2亿,勇夺单日票房冠军,比第二名《罗曼蒂克消亡史》的票房多出了整整1亿。

但张艺谋年轻时也不是没这样的姿态,他的《菊豆》被禁过,《活着》被禁过,很有人文关怀的《一个都不能少》最大限度最真诚地聚焦现实并引发了社会对农村教育的关注。他的导演成名作《红高粱》在文艺风格上在中国内地也是创新之作,第一次把中国人那份豪迈和乡村美景表达得热烈鲜明。他那时就是内地电影行业温柔的离经叛道者,但依然遭受到惩罚。

《长城》的大卖也带动整个电影市场大盘的上扬,同比上周增幅达到70%。《长城》上映第二天,票房过3亿,超过900万的观众走进影院观影。昨日,截至记者发稿时止,《长城》单日票房已经超过1亿。院线人士估算,《长城》首周末的票房有机会冲击5亿关口,并感慨《长城》让冷清依旧的电影院又有了贺岁档的热闹感。

以导演身份出道的最初十来年里张艺谋绝逼是个在另类道路上屁颠屁颠慢跑快跑着的热情似火的大龄青年!谁年轻时没有一点叛逆和标新立异?和平年代哪个春风得意的文艺青年不试着给自己装一根反骨显摆显摆?哪有艺术家不想要姿态的?但一辈子留在原地的艺术家是少有的,人在不同年龄段做着不同尝试不一定是他背叛了过去的自己,可能是适应了新时代。衡量他是否堕落不是用过去的标准,而是依照作品当下产生的意义来衡量。

与突飞猛进的票房相映成趣的,是《长城》在社交平台上引发的争议。在文艺青年聚集的豆瓣网上,该片的得分只有5.4,用户蜂拥到电影的页面下留言表达观影后的愤怒——“剧情的弱智令人发指”、“马特·达蒙听了一句‘信任’就留下来帮景甜打怪兽了,太离谱”、“把奥运会开幕式搬到了长城上”、“饕餮近景就那么几个镜头来回来去地放,这就是花了大价钱的特效吗”……甚至还有微博大V发了一条“张艺谋已死”,并配上蜡烛的内容。虽然也有观众表示“喜欢这部标准爆米花式电影,被战场上的花式机关迷住了”,但喜欢人数在影评类网站上完全不占优。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区分了“观众评分”和“专业评分”的猫眼电影网站上,《长城》的专业评分低至5分,观众评分却达到了8.4分。

张艺谋的商业大片,你说它们是烂片,还不如说是中国特色的产品或企业,比如一个国企,比如一艘军舰。观众注意到的是单部电影,而它背后则是这个行业的现状写照。各种病态深藏各种行业里,但整体上不断进步。张艺谋不需要去拍文艺片,即使拍也是在重复自己,遇到个好本子也就那样。如果他都不拍大片,中国内地其他拍大片的人估计更次了。

习惯板砖自信仍在

张艺谋这次的《长城》从合作角度来讲是内地导演第一次跟好莱坞深度合作,双方首次尝试把中国题材的电影包装成好莱坞式的魔幻大片来营销,对于好莱坞而言,如果成功了,以后可以继续深化这样的方式来拓展好莱坞的商业空间,对于中国电业影来说以后这路子混熟了,当更多世界观众习惯了类似杂糅着中国元素的大片,中国本土电影人可以在张艺谋的基础上不断完善。但如果张艺谋不来做这第一次,那么“第一次”要过多少年才出现呢?这就像辽宁号航母,它真的是太次太次的航母,但有了这个垫底货,中国才有了现在正在国产的航母。张艺谋更像是这个行业的一个探索者,难免一身骚,难免各种缺陷,但他仍然在尝试。他遭受到的批评,是他该得的,因为这是任何一部电影的导演不可避免的宿命。但就像中国这个整体,在大家怨声载道的抱怨中发展着,可我们的抱怨恼恨里何尝不是藏着一份期盼?只是我们潜意识都知道,中国跟我们息息相关,而中国电影跟我们无关紧要,反正不会影响到我的生活。

张艺谋的每部电影几乎都会引发争议,《长城》只不过是来得更猛烈了一些。

在现有这个体制下,人的思维和做出来的相关产品,大概都有种不够完美不尽人意的缺陷,但一些人仍然努力争取着。使劲向外界寻求认可和赞美,这是中国政府最想要的也是努力在做的。曾经因为李小龙走红使得中国功夫在全世界受到一定追捧,中央政府立马在七八十年代举办武术大赛,主导拍摄《少林寺》就是形象宣传和形象包装的需要,此外倾尽全力办好奥运会也是如此心态和目的,事实上努力获得外国人认可赞美也是普通中国人心里最需要的一剂暖心药和自豪药。曾经白种老外说句蹩脚的中文,说句“我热爱中国文化”都让国人高潮。

早前张艺谋曾经先打过预防针,说了《长城》是一部“爆米花电影”,并表示这是一个“以票房论英雄的时代”。《长城》上映引发巨大争议之后,张艺谋也通过各种渠道流露出些许的无奈。《唐人街探案》的导演陈思诚就发文表示,自己就《长城》的拍摄感悟与张艺谋进行长聊。陈思诚透露,张艺谋在接受好莱坞资本和技术的同时,确实面对了很多顾忌和无奈。但是此番作为,对于张艺谋来说,是为了抓住和好莱坞对接的机会,为年轻导演探路。张艺谋希望未来中国内地导演有更多的机会获得好莱坞的资本及技术支持,可以有更大天地。

张艺谋和他的大片是中国电影产业这个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是蹩脚的,也是畸形的,这样一部大片,可那些小鲜肉和景甜硬生生地塞进去了,这种不伦不类太他妈的的具有中国特色。张艺谋大片就像是个悖论,我们何尝不是生活在中国的小小悖论呢?有能为,有不能为。但整体在进步。如果把张艺谋的电影生涯当做中国电影的一段写照,你不会否认虽然烂片不少,但整体上还是在扭扭歪歪地往前发展着。有人说,自己更愿意看《红高粱》《活着》《我的父亲母亲》,但如果代表着中国电影发展轨迹的张艺谋一直拍《红高粱》,中国不成伊朗了吗?你可以赞美《一次别离》比《长城》有诚意,但你不会否认中国电影产业整体比伊朗发达?我说张艺谋和他的大片在进步,指的就是物质上的进步。也就是理想和面包的问题,张艺谋现在是那个卖面包的,而不是卖理想和情怀的人。

张艺谋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长城》走到这个程度,自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我认为它是有意义的,而且很多情况下我认为我的选择是唯一的,我只能选择这个方式,我已经做到最大化了。我觉得如果它成功,尤其在海外成功,真的是很有意义的。我自信这一点。”对于观众、影评人的“拍砖”,张艺谋表示已经习惯,不想去反驳,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委屈,但创作自信没有受到影响。

即将到来的2017年是中美关于引进片配额重新谈判的“合同年”,而《长城》肩负着首次实践中美合拍大片在商业、技术、政策上书否可行的重任。如果没有好莱坞大片,中国院线基本上会倒闭,但不能一直依赖于好莱坞大片吧?这也是当年《英雄》的意义。就好像中国互联网,虽然山寨出身的ATB没有美国原版好,甚至医疗搜索排名惹出人命,但这些事故并不足以否认这些中国民营企业巨头整体上对中国社会有利的一面。可我们一想到魏则西真的愤怒到恨不得把它怎么怎么。批评该继续,无论是哪个行业!因为它们或他们确实存在病态和畸形。张艺谋和他的大片如果不好,也该骂,但骂的目的是确保有更多人来卖面包,卖好面包,实现良币驱除劣币。可悲哀的是现在能够像张艺谋那样有过硬基本功掌控大画面的导演越来越少,难道越过他多年来摸爬滚打累积的基本功光靠情怀和姿态就能让中国电影蓬勃发展?所以一定要以骂张艺谋的标准骂《小时代》《后会无期》《捉妖记》《大圣归来》《夏洛特烦恼》《美人鱼》《驴得水》这些纯烂片或伪好片。你说这些玩意放到世界上同类型好片中比较,都他妈的不好意思叫电影哈。还动不动就说这是良心电影,这些舆论不是重新定义电影,简直在重新定义良心。《大圣归来》那人物的嘴型似乎长时间就一个O在做弹性变化,和喜怒哀乐的表情都快扣不上了。至于要那么吹捧吗?

-记者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由js金沙.com发布于影评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张艺谋《长城》就是个悖论,正如我们其他人。